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天科技致上海旭游贾子敬的公开信

发布时间:2021-01-20 09:21:31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青岛美天成立于2006年,开发了中国首款网页游戏,也经历了种种的风波考验。公司CEO汉景奎首次揭秘往事,讲述青岛美天与上海旭游之间的恩怨情仇。

首先,做个声明,这不是调侃戏说,也不是起点文学——我的意思是,这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与回忆,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我为我以下说过的每个字负责。

10月22日,礼拜一,青岛。开完周例会,一个跟了我六年多的好兄弟过来找我,他说,大哥,我们该做点什么了。

我无言以对。

做什么呢?

整整七年之前,离开盛大的时候,我给桥哥写了一封信,我对他说,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您的竞争对手。我相信这是对您最好的尊重。

结果呢?创业六年有余,公司在千万级RMB的销售额上几经挣扎,时不时还会来个亏损,常常以打不死的小强自诩,或者叫做聊以自慰。钱没赚到多少,公司的生死存亡倒是经历了几番。据说天朝的中小企业三年死亡率是75%,除了还活着之外,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得出口的成绩。

当年在桥哥那里许下的海口,不知道何日才能实现。因为这样的一种认知,其实很多事,我不想谈,因为实在没有太多谈的价值。

有人说,看一个人的水平,要看他的对手是谁。我梦想中的竞争对手,是桥哥。而今天我连与其同台竞技的资格都没有。内心深处,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视任何三流演员为对手。

我不想把一些人当成对手看待,因为看到他们的样子,你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了。

很遗憾,成长,往往伴随着自我否定的痛苦。

好吧,下面我来讲讲这个故事——其实谈不上故事,一地鸡毛而已。这堆鸡毛,大约应该从七年之前讲起。

缘起

零五年对盛大是很特殊的一年,而我恰巧身处这特殊的漩涡之中。因为桥哥的垂青,我刚刚在之前一年的年底加入盛大,然而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我就陷入了痛苦的挣扎。简单来说,对于这家如日中天的企业的未来,我和我的老板——中国首富之间,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彼时的我,充满着一个24岁小愤青应有的愤怒和自恃清高,这让我选择了一些很激烈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桥哥对我的幼稚表示了很大的宽容,但也仅此而已。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而改变自己既定的战略。于是,我决定离开。

美天这家公司创立的时候其实很尴尬,我并没有什么积蓄,而我的投资人或者叫做首任天使对于我打算做的事情将信将疑。本着传统企业家应有的精明和谨慎,公司创立的前两年里,财务大权始终是握在投资人手里的。这也成为后来某些故事的深层原因。

另一层的尴尬在于,虽然从盛大出来,但那时的我其实并没有任何网络游戏的开发和运营经验。我的定位一直是企业战略的分析人员,给管理者提供决策辅助,类似于战略分析师的角色,而这种定位基本上与创业二字八竿子打不着。

零六年的中国游戏业,免费模式刚刚兴趣,而“页游”这个概念尚未诞生。作为一个从来没有主导过产品开发和运营的游戏业菜鸟,我迫切需要寻找新公司安身立命的核心业务。

恰巧在这个时候,有一款叫做XBA的页游产品进入了我的视野。

XBA的主程序齐是我认识多年的朋友,而他的老板贾子敬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投资金额是两万美金。贾的家境殷实,父亲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农药进出口商人,据说占据了整个俄罗斯70%的农药市场,每年利润以千万计。贾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萌生了开发一款篮球经理游戏的想法,毕业回国之后,找来了中学同学齐和其他几个人,投入到了产品的开发当中。那时候,是零三年底。

XBA开发初期,创业的气氛很好,但条件非常艰苦。以齐为首的开发人员,经常是每个月拿千把块钱的薪水,午、晚餐以方便面充饥。贾家的财力雄厚,但毕竟主业是进出口贸易,做游戏更多出于个人兴趣和商业实践的考虑,投入非常有限,再加上地处青岛,信息闭塞,所以产品始终没有起色。

贾不想继续在一个没有前景的方向上烧钱,于是找来了北京的一家网络公司作为投资人,开发了第二代产品,然而仍然没有结果。作为投资人和主策划,这时候贾开始把很多精力投入到了游戏之外的领域,毕竟有那么大的家业要继承,不可能一直陪着帮屌丝玩创业游戏。

而我的朋友齐是个相当执着的人,用贾的话来说“是头大蛮牛”,认准了一个方向就极少回头,加上对体育运动本身的热爱,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不但完成了第二代产品的研发(可惜市场环境所限,一直没有真正商业化),还在几乎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咬着牙完成了第三代产品的开发,也就是后来名噪一时的XBA篮球经理的3.0版。

所以当我们坐下来谈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一种情况:产品两年来收入基本为零,用户规模在几千到一万个账号的水平,投资人不打算继续追加投入,团队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于是,没有费什么周折,我们达成了合作运营XBA的意向。06年3月,XBA3.0首个服务器正式上线。从时间推算,这是中国第一款真正自主研发并商业化运营的网页游戏。

然而接下来的故事并不顺利。美天这边累计只有十几万的资金,而且还是投资人把持,见不到现钱;XBA这个产品虽然有其特色,然而零六年市场上连什么是网页游戏都不知道,更别说现在流行的道具收费、联运等模式了。XBA首个服务器的每月营收(主要是会员卡)在五千到一万元左右徘徊,扣去服务器成本,连工资都不够发。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和齐之间达成了很好的合作与默契,毕竟我们与贾不同,如果项目失败,我们都是一无所有,而贾无非是回去继承家业而已。那段岁月里,我们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产品的开发当中,以至于,因为时间和精神状态上的高度紧张,导致夫妻矛盾越积越深,我的第一段婚姻走向了终结。代价不可谓不惨痛。

记得最艰苦的日子里,由于精神高度紧张无处发泄,每天半夜下班,走在路上,心情实在郁闷,忍不住仰天长啸,还差点招来了警察。

然而产品收入并没有真正的起色,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商业模式上。

道具收费的模式,在今天看来天经地义,然而在零六年下半年的大环境里,连传奇这样的MMO走免费模式都引来骂声无数,何况一款以体育题材、公平竞技为主要卖点的页游?每一次偏重于商业化的调整,都引来无数用户的口诛笔伐,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这时,对产品的营收看得不是那么重的贾,和视收入为生命的我和齐之间,开始产生了许多方向性的分歧,一些有可能产生收入的调整因此而长期搁置。

于是,我们开始小心翼翼的讨论起XBA的未来。

从内心深处,我是看好XBA和整个页游市场的发展的,但是当时也没有人能够预见到这类产品在几年之后会产生那么大的成功。所以我提出,如果成本上能接受的话,我希望能够把XBA纳入到美天的旗下,掌握产品研发的方向,无论成败,总比现在这样大家各执一词要好得多。

我酝酿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找贾来谈这件事。没想到,贾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而贾出售XBA的理由简单而明确:他想换车。

我其实一直没搞懂换车和出售XBA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以贾的家业,这似乎压根就不是一个问题。或许能把一个亏钱的项目卖掉是证明自己商业能力的一种方式吧。那时候,贾自己有一辆进口版的标致307,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对于处于白手起家创业阶段的我和齐来说,也是挺让人羡慕的事情。而贾不知为何迷上了奔驰,想要入手一辆50多万的奔驰,于是他表示,要尽快把XBA脱手,好把奔驰领回家。

这到底是一种戏谑的说法还是事实如此,我不得而知。但当初关于此事的聊天记录,到现在还静静地躺在我的硬盘角落里。

万世手机版

神域天堂2觉醒

天书奇谈

掌机小精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