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向亚洲的能源出口前瞻-【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7:23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美国向亚洲的能源出口前瞻

中国页岩气网讯:布什政府在2006年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呼吁美国要降低对石油的依赖程度,而当时的美国正处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前所未有的石油涨价风潮之中。最近几十年中,美国国内石油产量在不断下降,而需求却持续走高,这一降一升使美国60%的石油供给需要依靠进口来满足。9·11恐怖主义袭击的冲击之下,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对美国过分依赖外国石油供给以及这种状况给美国外交政策、国家安全以及经济活力所带来的影响感到担忧。

目前来看,还没有什么政策能减轻人们的这种担忧。美国能源情报署在其2006年的“年度能源展望”中预测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下降,同时美国对原油的需求将增长近40%。到2030年,美国石油进口将超过1700万桶/天,比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石油需求的总和还要多。同时,这些进口看上去大多来自世界上极度不稳定的地区。

尽管石油受到的关注最多,天然气成本的不断提升也使美国经济的发展付出了极高的代价。伴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天然气价格也从1990年代低于3美元/立方尺(按照2011年的美元价格测算)上涨到2005年的8美元/立方尺。卡特里娜飓风和丽塔飓风造成墨西哥湾的天然气产量锐减,价格蹿升到15美元。然而商业用户和家庭用户不仅发现天然气成本提升了,电费账单也提高了,因为在国内的许多地方,天然气价格决定边际电价。在2030年天然气产量维持现状的预期之下,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将会越来越依赖更加昂贵的进口液态天然气(LNG)来应对不断增长的需求。

美国对进口能源依赖程度大幅减少

七年所带来的变化不可谓不显著。随着诸如平台钻井以及水力压裂等技术的提升,油气产业可以从原先不可挖掘的岩层构造中抽取大量的天然气。天然气价格从2000年到2006年的提升也为这些技术的开发吸引到了足够的投资。奥巴马总统在2013年2月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美国天然气产量比小布什政府时期提高了30%。正是由于如此充足的供给,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油气价格也下降了大约50%。原先为进口而修建的液态天然气终端正在进行全面的整修,整修之后将被用作天然气的出口运输。低廉的原料价格也使得美国化学工业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且有利可图。尽管奥巴马总统在入职之时承诺要使美国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然而他却在2013年就职演说中称赞天然气所带来的经济收益。

同样的压裂过程也被用来从页岩中提取用于生产石油的天然气。天然气的价格由于非常规油气供应的出现而下降,与此同时,石油的价格则被来自亚洲的强势需求以及中东和北非的动荡所推高,这些现象共同推动美国油气公司把关注点转向那些来自诸如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等其他非传统油气储藏地的致密油。自2006年以来,美国致密油产出每天增长将近150万桶,改变了美国近25年来原油产量下降的状况。石油产量的增长与天然气液600000桶/天的增长量加在一起,创造了美国液体油气资源超过200万桶的增长,总量相当于伊朗被施以金融制裁之前的出口量。

此次油气产量令人惊讶的逆势增长加上最近国内石油需求的下降,导致美国对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大幅减少。2006年,进口石油占国内能源消费总量的30%。截止到2012年底,这一比重下降到14%。大多数政府和工业预测机构预期此次产量下降的势头将会持续,已经有一些美国公司开始出口国内生产的能源。

天然气出口展望

不久前,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然而到了2012年,美国天然气净进口量直线下降至日本进口量的一半。整个行业都在寻求出口本国的液态天然气,所使用的出口终端都是当年为满足进口所建设的。与此同时,国际油气消费者则对来自美国的供给充满期待。美国这一曾经的天然气进口国出人意料的转型,开始对亚洲的天然气价格产生影响。

作为美国最为先进的液态天然气出口工程,Cheniere为在萨宾帕斯的终端签署了基于亨利中转中心油气价格的供给合同,这与近期大多数基于原油价格的能源贸易背道而驰。对于买家而言,这一方面将促成投资组合的多样化,同时也有助于进一步侵蚀基于原油价格的天然气定价体系。在当前油价高涨的情况下,这种定价体系所形成的天然气价格对于日本和其他大型液态天然气进口方而言显得过高而难以接受。

截至2012年底,已有20家公司向美国能源部提交出口液态天然气的申请。对于估测美国可用于商业出口的天然气总量而言,目前提交到能源部的出口申请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指标。然而考虑到建设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所需要的巨额投资,可以有把握地说许多当前对国际市场生产力的预测难以实现。

关于美国究竟能够出口多少天然气,以及市场需求到底是多少这些问题,还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事实上,有证据表明仅仅是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的预期就已经增加了液化天然气消费者与非美国的供应方开展谈判的筹码。

原油产量与需求

尽管由美国油气繁荣引发的关于液化天然气的贸易政策争论是当前最为突出的议题,其他的议题也随时可能引发争议。增长中的石油产量与减少的需求把美国变成一个精炼石油产品的进出口国。这种现象使得一些政策制定者呼吁,实施限制政策以保证美国的石油储备能够留存国内。

在美国,严禁未经总统的明确许可而向外出口原油。2012年,美国成品油净出口达到880000桶/天,同时进口了850万桶/天的原油。但是相比于2007年的进口量是下降了,同时未来预期仍会进一步降低。不过市场会在美国成为一个原油进出口国之前对其禁止出口政策进行检验。

美国的石油公司已经在建设国际一流炼油厂上花费了巨额的资金。考虑到可建设的管道容量,从商业角度所能给出的最符合逻辑的建议就是把美国生产的轻质石油出口到世界上其他地区的炼油厂去精炼,并继续进口重质原油。这种选择尤其会减轻对中国出口的炼油厂压力。

即使没有原油出口,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也已经对亚洲油价产生重大的影响了。美国产量的快速增长使北海石油产量下降,一些市场也受供给中断影响,全球油价受到抑制。美国220万桶/天的增产在同期是不可能被其他供给所替代的,因而油价也会相应地提升来平衡市场的供需。

作为对美国油气产量大增的回应,非美国的生产者正在改变投资决策,因此美国石油增产量的一小部分就能引发国际供给的净增长。

煤炭销售转向海外市场

美国一直以来都是主要的煤炭生产者,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其产量大概占到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然而,这一产量的绝大部分是在国内消耗的。美国应该出口本国生产的煤炭吗?

最近,煤炭的国内市场预期有所下降。与此同时,由于亚洲市场的强劲发展,煤炭在美国之外的需求仍然比较强劲。因此,美国越来越多的煤炭开采者正在转向海外市场销售产品。

与液化天然气一样,在通往西部海岸的出口设施建成后,预测亚洲市场对美国煤炭的需求量究竟有多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同时,建设新的煤炭出口终端存在许多来自政治上的障碍。在被提名的项目建设地,这些项目引起了相当大的重视,同时也引发了关于地区经济与环境影响的激烈争论。

尽管这些煤炭终端的建设并不需要像液化天然气或是原油出口那样,得到来自联邦政府的许可,它们仍然遭到国内政治势力的阻挠。超越任何个体出口终端命运之外的是,一旦政治上的反对力量过强,总统确实有权力依据1979年的出口管理法案终止所有的煤炭出口,正如终止精炼石油产品出口一样。

重新评估美贸易政策的信念

我们对美国油气繁荣给国际市场造成影响的理解还处于初级阶段。当前,各种关于美国产量的预测相差甚远,同时世界其他地区的生产者将会如何应对美国供给的增加也不得而知。从贸易政策的立场来看,这场繁荣将把美国推向一个极富挑战性的时点。长期以来,为了保障美国进口(能源或是其他资源)渠道的畅通从而支撑经济的运转,华盛顿一直都在控诉其他国家的出口限制政策。现在,美国国内能源供给持续增长,早已成为历史的美国出口限制政策开始变得重要起来。这一趋势也迫使政策制定者重新评估长期以来所秉持的关于贸易政策的信念。未来几年,华盛顿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将会塑造美国油气繁荣对亚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能源供给以及能源定价的长远影响。

(作者系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本文原文为英文,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翻译为中文。因版面有限,本文有删节,原文发表于《新金融评论》2013年第3期)

娄底工服订做

青海职业装定制

调兵山工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