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组合拳能否应对三大环境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3:39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组合拳”能否应对三大环境问题

让偷排偷放者付出沉重的代价,让姑息纵容者受到应有的处罚;从地下到空中,从水源地到水龙头,全过程监管,多方参与环境治理。这或许就是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环境保护的新常态。  从2015年起,伴随着新《环境保护法》的实施和按日计罚、查封扣押、行政拘留等“组合拳”式的多种执法手段频频出击,久治不愈的中国环境沉疴有可能出现明显改观。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环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铁腕治理。”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也曾表示:“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  不过,多年来软弱无力的环保之手能否变成“铁拳”,“有牙齿”的新环保法能否由“乳牙”变成“钢牙”,甚至对环境违法企业来说是无比凶猛的“獠牙”,仍有待观察。  环境承载力急需缓压  两会召开之前,雾霾问题成了全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把代表、委员和公众们的心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在目前的中国,三大环境问题最为突出: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的严重雾霾,四处污水横流的水危机,以及土壤污染。  “雾霾确实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突出环境问题。”3月7日,新任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说,他做校长的时候,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想学生的事情;到了环保部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情是看天。  环保部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中80%未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长三角、珠三角,特别是京津冀地区大面积雾霾频繁发生。  比空气污染更为严重的是水污染。环保部去年公布的《2013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等十大水系的国控断面中,Ⅳ~Ⅴ类和劣Ⅴ类水质的断面比例分别为19.3%和9.0%。在4778个地下水监测点位中,较差和极差水质的监测点比例为59.6%。  土壤污染方面,住建部专家委委员、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院长张益告诉本报记者,全国土壤污染超标率达16.1%,在工矿业废弃场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的同时,耕地土壤环境质量更加令人担忧。  “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急需缓压。”环保部规划财务司司长赵华林说。  目前,从法律、政策和具体措施层面,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的三大战役都已经打响。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对《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进行初审;《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送审稿)》,拟于近期以国务院名义印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正在加紧编制中。污染治理仍患得患失  但目前来看,“组合拳”仍需加力。  3月2日,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就表达了自己的困惑:“现在突出的问题是执法弱,大量环保法律法规得不到遵循。”  潘岳说,目前社会上甚至地方环保部门对于新《环保法》存在诸多认识误区。他说,不少人认为新法过于严格,实践中违法者众多,“法不责众”,致使新法难以真正落实到位。有企业反映被市场和环保的双重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政府的环境执法能否宽松一点?  “这种认识显然是错误的。”潘岳说,违法普遍,不仅反映企业守法意识薄弱,同时也说明以往环境执法不够严格。新《环保法》基于我国环境问题严重的现实,提出了一系列严格措施,这是完全必要的,体现了党中央对环保的高度重视,必须严格执行。  本报记者近期在基层采访时也了解到,新《环保法》实施后,在严惩违法企业的同时,也给环保部门设置了追责机制。“查来查去,结果遭处罚的是环保系统自己人”、“环保成了高危行业”,一位基层环保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对此,潘岳表示,“部分环保执法人员有畏难心理,不愿意认真贯彻实施新法,这种心理是错误的。”他说,首鼠两端必然导致疏于职守、失职问责。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明确提出,“一定要严格环境执法”,不仅要“对偷排偷放者出重拳,让其付出沉重的代价”,也要“对姑息纵容者严问责,使其受到应有的处罚”。  潘岳表示,各地环保部门必须依法履行监管职责,严格遵守法定权限,完整履行规定程序,恪尽职守,这样才能免于问责,才能对人民群众问心无愧。  打好“组合拳”也需第三方  “新环保法能不能执行下去,这真是要看大家能不能齐心协力。”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副秘书长、发言人傅莹说。  陈吉宁表示,今年环保部门将坚持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加大对违法企业的查处力度,铁腕治污。  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今年,二氧化碳排放强度要降低3.1%以上,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都要减少2%左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要分别减少3%左右和5%左右。  工业污染防治、区域联防联控、超低排放、治理机动车尾气、提高油品质量、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都被列入今年环保重点。  “污染防治仍需突出重点,避免走弯路。”国家机动车污染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颜梓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以北京为例,十几年前大气污染防控和治理的重点是机动车污染,大批淘汰黄面包高污染车。在2006年奥运会之前,北京以烟煤为主的工业比现在多,但大气环境问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这说明当时的治污方向是对的。  “但这之后,整个国家的大气污染防控治理对象和措施都变了,对防控机动车污染重视不够,推行的政策和措施不利于污染总量控制和新技术的发展。”颜梓清认为,下一步对于大中城市来说,机动车污染防治应是重点。  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在今年两会期间曾表示,汽车尾气污染在大气污染总量中占有31%左右的比例。  但即便政府已经注意到问题所在,但打好“组合拳”仅仅依靠政府是不够的。  “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有专家表示,这将使得我国大气、污水、土壤污染治理进入专业化新阶段,不仅易于监督管理,同时还可以广泛吸收社会资金投入到污染治理事业中来。同时对于消除国企环保项目内部垄断、关联交易、滋生腐败等问题意义重大。摄影记者/王晓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