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7:32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晨流闻之呵呵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

她已成这样,还有什么资格与他谈条件,他根本不屑回答于她。

清露料定他会如此,然她也不是随便就能屈服的,纤指一转,天云剑已回到手中。她将剑锋抵至脖颈,冲他道:“那么,只能让我以死谢罪!”

锋锐的剑刃迅即划破肌肤,冰冷的触感,让她极不习惯的闭上眼。

晨流红艳的瞳仁迅即眯起,素指一点,一道红光挥出,天云剑瞬间被震开。

清露只觉腰上一紧,人已到了晨流怀中。

望着她白皙的脖颈上那道醒目的鲜红,他忙运功替她疗伤。动作轻柔,眸光温柔的都能滴出水,直让清露心里擂鼓不停。

元芑见两人这般,心瞬间沉到谷底,暗自念起:“冤孽啊!”

清露只觉耳边风声作响,待回神,两人已站至云端。

她惊慌不定地望着他:“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晨流将她拥紧,食指抚着她苍白娇嫩的唇瓣,反复摩挲着,动作煸情,吓得清露惶恐不安。

忙撇过头,避开他的触碰,直将身躯缩成一团,跟着试着推他。

可是越推,他越箍得紧。见他有意如此,反正也挣不开,只好就此放弃。

只听他道:“我是魔,自然回魔界!”

清露脑门一阵晕眩。她清楚魔界是个什么地方,可是她是仙,那种地方与她的伤势极为不利,她担心他在有意折磨自己。

不等她回神,只觉背脊一阵酸麻,所有内功瞬间被他封住,此时的她等同一个凡人,任他搓圆揉扁,再无还手之力。

“这样,你便无了顾及!”晨流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丝戏谑。

清露恨得玉牙紧咬,举起粉拳捶打他胸膛。

这种挠痒功夫与他根本不起作用。清露适才发现,他的功夫原原高过她的想象,就是那心口上的一剑,不知何时伤口已愈合,此时伤口完好的如同那一剑根本未发生。

见她盯着自己心口处瞧,晨流低低一笑,伏在她耳畔道:“不妨告诉你,我的罩门根本不在心口处,而是在……”

声音充满了戏谑与嘲笑,直让清露起鸡皮疙瘩。

她没想到他会将这个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自己,是有恃无恐,还是料过自己不会杀他。

清露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冷笑道:“下回,定在你罩门处捅上三刀!看你如何嚣张的起!”

“呵,拭目以待!”晨流轻笑,随手将袍服一扬,已将速度提升。

耳边风声恶疾,连睁眼都难,而她功力丧失,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提不起,若不是被晨流锁在怀中,怕是早被风吹得不知去了何处。

只是让她觉得奇怪,功夫虽没了,可是内伤却好了。不知何时那凌乱的经络已被接通理顺,周身说不出的舒畅。

她抬首望着他,料定是他帮她接上的。这般当她面还能无声无息的,他的魔功到底深到何种程度?她已不敢想象。

忽觉心里难受的紧,若不是因为她当初的固执,哪里会弄出这么一大档子事,垂头,满心的愧疚。

晨流见她眉头紧锁,俏脸又是一片青白交替,料定她心里难受,不时瞥了眼脚下,见一团紫黑色的毒雾萦绕在一座大山上,因着那毒雾,周围一片穷山恶水,寸草不生,反倒是白骨累累,恶臭熏天。

晨流不想让她看到魔界如此不堪,袍服一拂,荒凉的景象不见,眼前不时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殿廊相接,亭台水榭无一不有,说不出名的奇花异草在各座庭院中竞相争妍。放眼,巍峨的层楼比比皆是。翘角飞檐间,可见一只只瑞兽张着嘴吐着金铃,铃声清脆响亮,远远就能听见。

最入目的是殿前的那四根白玉圆柱。四根柱上分别刻画着上古四大恶兽的图腾:有饕餮、奇穷、梼杌和混沌。

那四大恶兽形态逼真,反倒不像是刻上的,而是被人施法定在柱子上的。二人一靠近,那四根圆柱挪动起位置,白光流溢中,四对森冷碧幽的眸光直盯着二人。

清露心下一片骇意。对于四大恶兽,她也只是听说,眼下看到这般逼真的图腾,不时有些起疑。

或许这根本不是什么图腾,而是困守四大恶兽的神柱。

如此一想,越发吃惊地望着晨流。

只见他嘴角牵牵,指尖一弹,那四根柱子立马原地消失,转眼出现四个身材魁梧的黑袍男子。那四人清一色的着装,就连言行举止都一样,活像是四胞胎,只见那四人恭敬地跪地道:“恭迎魔神回宫!”

“魔神”清露听到这二字,如同坠落冰潭,随即而来的冰冷,让她连连打起寒颤。

他是魔神!看来,并非刚出世,只不过,很久以前出于某种原因被那位远古神封印了,也不知怎么的,会让他重新孕化于天地,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固执,居然让魔神得以重生。

六界将面临怎样的大敌可想而知!

冷汗簌簌直落,身躯轻柔的连站都站不稳,好在扶住一旁的椅子这才没有跌倒。

那四个男子,看似很久以前就跟了晨流,见他带了个女人回来,四对眸光齐齐刷刷地盯着清露,仿若要将她瞧出个窟窿来。

“她是本座的女人!对她不可不敬!”晨流意识到她的难堪忙开口道。

四位男子闻声,忙朝清露作揖:“夫人!”

一身鸡皮疙瘩直起,她嘴张翕想做解释,却不知为何,怎么都发不出声。

她知道定是晨流对她动了什么手脚,狠狠地剜他一眼,他却不以为然地笑起。继而唤来两个妖姬,将她送至寝宫。

清露已同木偶,任由两个妖姬将她送至寝宫。

寝宫里的装饰全部都是女性化的,入眼皆是绿,显然顺了她的喜好,她料到这是特意为她准备,竟半点高兴不起来。

望着偌大的宫殿苦笑,自己是仙,却被个魔囚禁,还被冠上这种说不清的头衔,心里极为不好过,若不是功力丧失,她将这魔宫搅得天翻地覆。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一会还有哈!每个人手上每天都有好几张推荐票的,动动手不会胖的哈,姑娘们加油喔!

柴油冷藏车5米5专卖批发

高吸油二氧化硅橡胶助剂批发价格

徐州市洗护用品检测一次性卫生用品抗菌检测

建筑搅拌储料六立方混凝土储料罐

临沂CPVC电力管满足国家电网要求

漯河玻璃钢穿线管满足电力工程要求

河北邯郸喷浆机乾远一拖二吊装喷浆机喷浆机配件

双屏显示露点仪太原常压露点仪供应商

安利亲友号邀请码安利安利数码港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