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用AI拯救吸猫患者的正确姿势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22:05 阅读: 来源:岩棉条厂家

原标题:用AI拯救吸猫患者的正确姿势?  导读: 21世纪空巢青年最时髦的休闲方式,莫过于躺在家里,当一个铲屎官,撸撸猫。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精力、财力拥有自己的猫主子、狗主子。所以,云养猫、云养狗又出现了。  古语有云,一日吸猫,终身为奴。  21世纪空巢青年最时髦的休闲方式,莫过于躺在家里,当一个铲屎官,撸撸猫。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精力、财力拥有自己的猫主子、狗主子。所以,云养猫、云养狗又出现了。  吸猫就和吸食鸦片一样,让人欲罢不能。那么,当下的科技能改变这种云养的模式吗?  那些年,技术浪潮下诞生的“电子宠物”  日本是个很神奇的小岛,这个弹丸之地上的人民对游戏和机甲有着狂热的喜好,同时他们又特别注重在创作过程中传达一种普世的人文关怀。当年圆谷英二在创作《奥特曼》的时候,认为怪兽也有存在价值,这种“和谐观”被认为是对少数群体的一种人文关怀。  最早的电子宠物也是从日本开始流行的,90年代的日本正笼罩在经济泡沫中,电子宠物的出现正是为了缓解这种经济压力下伴生的精神痛苦:当我们负担不了高额的养宠物成本时,同时又极度渴望宠物陪伴时候,拓麻歌子就是一剂良药。  1996年,半个手掌大的拓麻歌子风靡全球,这个活在游戏机的宠物,你可以喂食、玩耍、看着它“成长”。作为很多人的精神寄托,在最巅峰的时期,拓麻歌子的全球销量超过4000万。    图 | 拓麻歌子  在这之后,“怪兽对打机”、“furby”横扫国际市场。联想到上半年让大家牵肠挂肚的蛙儿子,其玩法就像21世纪的“拓麻歌子”。  电子宠物的热潮伴随着新一代智能硬件产品的崛起,也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与此同时,AR/VR宠物、AI宠物、区块链宠物又前仆后继快速涌现。  2017年,AR游戏《Pokémon Go》在短短90天时间内总营收就达到6亿美元,最疯狂的时候,玩《Pokémon Go》甚至会引发社会危机;  以太坊上的区块链宠物游戏《Crypto Kitties》一度让以太坊主网拥堵乃至崩溃;  ……  然而无论是电子宠物、AR/VR宠物亦或是区块链宠物,其本质上都是一个虚拟的数字化产物。  就像大多数养成游戏一样,在陪伴的过程中我们收获了成就和满足感,但大家只是沉溺于虚拟世界,通过自我麻醉去舒缓现实世界的压力和痛苦。  AI宠物的出现或许是一个新的契机。  AI下的电子宠物新世界  去年,索尼发布了新一代的aibo机器狗,这个于1999年出生,2006年夭折的项目,再次被索尼推上台,各中意味很明显了。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当年索尼宣布停掉aibo产品的时候,很多aibo主人聚集在日本的千叶县,为他们的机器狗举办葬礼。    图 | 为机器狗aibo举行葬礼  新的aibo不仅仅是外形上和真狗更贴近,其全身22处可动的关节,能够通过一定的训练做出指令的动作,比如微笑、蹲坐、摆动尾巴、发出叫声。同时藏在它鼻子和身上的相机、传感器,经过云端的深度学习分析,可以变得更加贴心和智能,知道如何讨得主人的欢心。  aibo之外,最近在美国流行的是一个会卖萌、会聊天的电子宠物Vector,有趣的是,当你像撸猫一样抚摸Vector的背部,它会眨眨眼,一脸满足。   图 | Vector  Vector和aibo一样,核心是由芯片、传感器、高清摄像头组成,用深层神经网络来调整机器人的视线,使其能够寻找并且注视主人,最终学会“察言观色”。  无论是何种形式的宠物,归根结底是个人情感的寄托,治疗精神上的孤独。那么,像aibo或者Vector的宠物机器人真的有市场吗?它们会不会像当年的拓麻歌子,最终结局还是泯然于世?

仿云石壁灯批发

果蔬饮料价格

氢氧化钡批发